陈莉玲:会馆的两个第一

陈莉玲:会馆的两个“第一”

03112015_3_001

03112015_3_002会馆总务陈莉玲女士经常发出感慨:像我这样一个既不会讲福州话,也不大听得懂福州话的人居然可以在福州会馆生存二十五年,真是个奇迹。这位奇迹的当事人其实在会馆历史上创造过两个第一:1991年,当她入选第六十五届执监委员会,担任组织股副主任时,她是会馆史上第一位进入理事会的女性;2015年,她当选为第七十七届执监委员会总务,成为会馆第一位女总务。这两个“第一”对有着“重男轻女”传统的会馆来说可算是重大改变。

说起第一次跟着父亲踏进会馆的情形,莉玲说她永生难忘,那年是1990年。在这之前,她的生活与会馆没有任何交集:1969年从南洋大学毕业,1973年获得英国雷丁大学食品科技硕士学位,后来因她的先生被派驻汶莱,她也跟随在汶莱执了三年教鞭,回国后,她曾服务于国家环境发展部及私人企业多年。

1990年,会馆正在筹办第一届世界福州十邑同乡恳亲大会,急需一位秘书统筹安排千头万绪的行政工作,会馆已故前副主席刘贤钦先生当时任恳亲大会的筹委会主席,他与莉玲的父亲是好朋友,得知她当时正赋闲在家,就邀请她来帮忙。那一年的2月,她的父亲不顾自己的高龄和重病在身,坚持亲自带着她走进了会馆。她说,父亲步上会馆楼梯的背影,这么多年来一直历历在目,几个月后,世福恳亲大会结束不久,父亲也去世了。

父亲在世的最后几个月也是她在恳亲大会上繁忙的几个月,不能时时陪伴左右,这是她最深感遗憾和内疚的一件事。当刘贤钦先生在第二年把她推荐进了会馆的组织股时,她无法推辞,她觉得自己能够在会馆服务,为福州人做点事,正是父亲所希望看到的。由此,她开始了她在福州会馆的理事之旅。

03112015_3_003
在会馆百年庆典上接领会馆长期服务奖。

在会馆四分之一个世纪,莉玲担任过组织股副主任、主任、文教股主任、副总务。算起来,到目前为止,她在文教主任的职位上历时最久,从1995年一直到2007年,这期间,她与会馆其他几位志同道合的年轻理事一起促成了全国小学现场华文创作比赛的举办,建立了小作家学会,并将比赛推展为区域性的赛会,这场赛会迄今已逾二十届。

作为第一位女总务,她觉得自己任务很重,也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摸索。女性有自己的长处,比如,温和态度、细腻思维和细致体贴,这些特质有时像催化剂,有时又是缓冲剂,她希望这些都能帮助她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和心态来处理事务。她认为,会馆要扩展会务,财政独立十分重要,会馆虽然不是企业机构,不能赚大钱,但至少也要做到开源节流;除了经济,会馆还需要人力资源,理事当中不乏各方面的专才,如果能够发挥他们在各自领域中的才能,贡献会馆,那会是会馆会务的重要资源。此外,会馆的各项活动也应该融入社会,与各方面都有联系,而不能关起门来,单纯只做促进乡谊的工作,这样才能保持会馆的活力,与时并进。

为会馆大专组勤学奖励金颁奖。
为会馆大专组勤学奖励金颁奖。

从组织股到文教股,再到总务股,莉玲说自己一路走来,一直都有点战战兢兢,因为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母亲又是潮州人,福州话不是家里的沟通语言,家人都说华语,在方言方面,她只能用福建话与人沟通,所以,她在会馆里就好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语言环境。但是,会馆的老一辈理事都很宽容,刘贤钦先生的一个引荐,他们就接纳包容了她,无论是作为一位女性理事,还是作为一个不太“合格”的福州人,就是因为她是福州人,他们有着同样的“福州情结”。 她说:“我是幸运的,会馆同仁对我特别的包容、尊重和信任,让我能够没有负担地尽量发挥所能,履行职责。 ”

传统赋予女性的性别角色更多的是在家庭,因此女性要与外面世界的男性一样拼搏,需要付出更多的心力,家庭与孩子也是她们心里最大的牵绊。在这点上,莉玲同样感到自己是幸运的,她的先生和孩子们对她在会馆的义务服务非常支持,也尽可能地协助她减少对家里的顾虑,正是他们对她的支持,才使她能够解除后顾之忧,专心致力于会馆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