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合北同乡会

提起“合北同乡会”,许多人都深感好奇,合北之名既不出现在福州十邑之中,也无法在福州地图中寻获,然而它却是福州会馆21属社团之一,实实在在属于福州。说到“合北”名称的来历,那得追溯回战前的1937年。当时,前会馆主席杨人月先生以及潘孝兰先生等由福州市闽江口南来的乡亲倡议组织社团以照应南来的乡亲们。于是便有意团结起闽江口北岸十三个乡镇以成立的乡团,这闽江口北岸十三个乡镇便包括了洪塘乡、闽安镇、鳌溪乡、西边乡、棺头乡、盛美乡、东岐乡、象洋乡、前洋乡、英舆乡、长安乡、亭头乡、芴头乡、东街乡以及长柄乡。凡是这十三个乡镇的乡亲都属于合北同乡。

其实,合北同乡会成立的实际年代应追溯到清末年间,当时闽江北岸乘船飘洋过海到南洋谋生的先贤并不多,而且多以航海为主。在本着互助互惠、爱国爱民的精神,这群南来的同乡便团结一致、戮力同心,筹组了亭头泰山社,以作为乡亲互助联系之所。后来,亭头泰山社扩大了组织成为亭头同乡会。而在1937年,该会再度扩征会员,并由杨人月先生及番孝兰先生倡导提呈申请为注册社团称“亭头合北里慈善社”。合北之名首次被提用,此乃合之闽江北岸十三乡镇的意思。

慈善社的成立旨在于联络乡谊、策划福利,并为国家社会服务。当时,中国正置抗战时期,亭头合北慈善社为协助抗战,到处奔走宣传,不遗余力。当时,该社亦是南洋筹账会成员之一,因此该会在当时可说是华侨社团中极为积极的一员。

然而可惜的是,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一切会务活动被迫停止,申请成为注册社团一事也被迫暂停。到了战后光复时期,申请注册公会之事虽一再被提及,然而却因种种原因而无法积极进行。迄至1966年,在一群同乡的努力和福州会馆当时的秘书郭湘帆的协助下,合北同乡会才获得注册官批准,正式成立为注册社团,称之“合北同乡会”。

谈起合北同乡会的成立,杨人月先生是不可不提的人物。当时,杨人月先生在新加坡经营行船馆与杂货店生意,因此许多合北同乡到了新加坡都自然地找上扬人月先生帮忙,而热心助人的杨先生对同乡更是照顾有加。据杨先生的直属侄儿杨长廷先生的口述,每当合北同乡到达新加坡,杨先生一定先给予金钱上的资助,然后再雇用三轮车载他们到他经营的行船馆居住。

杨先生在四十年代中承包了亚细亚船务公司百余艘船只,因此在协助乡亲寻找工作时方便了许多。正由于这个因素,几乎过番到新加坡的合北乡亲都从事行船工作。而当时国内四分之三的行船馆都是由合北同乡所经营的。因此,行船馆在当时既是合北同乡们寄宿与等候工作介绍的地方,同时也成了同乡联络感情与互通消息的地方。

战后至五十年代期间,合北同乡大量涌进新加坡,造成许多同乡缺乏固定居所及工作。而且,许多抵达新加坡的合北同乡都还未成家,因此极需成立公所以作互相扶持之用。同乡会虽延至1966年方成功设立,但其扶助乡亲、为乡亲谋求福利的宗旨却始终如一。公会在乡亲的热烈支持与捐献下,购得了道拉实街81号作为屋宇会所。经过了一番装修与扩建后,合北同乡会在1967年元月举行了开幕典礼。如今,合北同乡会之会所则设在福州大厦六楼。

自成立以来,会所便成了同乡聚会叙旧之地。长久以来,公会也一直履行着创会时的宗旨,尽其所能照顾同乡福利,予以遇困难的同乡各方面的资助。在创会初期,公会也同时肩负了劝服与协助光寡无依的同乡归里还乡的责任。由于当时从事行船行业的同乡极多,而且大部分都不是在这成家,因此许多退休后的合北同乡都有归里还乡的观念。合北同乡会便协助筹集资金以帮助这些同乡顺利地回到故乡。

作为民间社团,合北同乡会亦同样地履行了其应尽的义务。尤其对福州会馆所推行的有意义活动,以及对国家社会有利的工作常给予大力的支持。

由于环境使然,“合北”虽然由13个不同的乡镇组成的乡团,但却异常团结。据杨长廷先生所述,行船馆生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没落并且被社会所淘汰。到了七十年代尾,这行生意可说已在国内销声匿迹了。尽管如此,合北同乡会却仍然秉持着乡亲相互扶持的精神,继续为同乡谋福利。合北同乡会目前剩下的百余位会员大部分年岁已高,但平日却常进行同乡相互联系的活动。

生活水平的提升改善了人民的生活素质,同时也改变了社会架构。许多民间社团也随着时代巨轮的变迁而改变了原来所扮演的角色。尽管这样的转变是无法避免的事实,但优良的传统价值观及那份无法抹去的浓浓乡情却是值得珍惜与保留的。杨长廷先生对于公会的发展与未来的走向亦感丝丝的担忧。缺乏新会员的加入是合北同乡会目前极需解决的问题。他尤其希望新一辈能积极参与民间社团,以他们赋予的魄力进行多样化而不失传统意义的活动,继续保留与发扬华族的传统价值观并同时加强年轻一辈对“根”的意识。

摘录自三山季刊第33期,2001年12月/文:王进云


第二十八届(2013/2014年度)理事表

福州合北同乡会